百年UBC首位華生 教育報國代有傳人 Canada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
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百年UBC首位華生 教育報國代有傳人

[2015-11-18]

本報記者:馮瑞熊、孫銘雪報道
華埠首富葉生 孻女葉金陵 讀畢大學返華 貢獻加美經驗 推廣女子教育
今年是卑詩大學(UBC)創校百周年紀念,百年前首位入讀該校的華裔生,就是溫市華埠首富葉生么女葉金陵(Susanne Yip,又名葉素志)。葉金陵現存的資料不多,本報記者經追查下,找到葉金陵長子親述母親事跡:家世顯赫的葉金陵沒有倚賴父蔭,學成後隨夫婿返華開拓教育事業,35歲出任廣東省立第一女子中學校長,對推廣婦女受教育貢獻極大;並出任廣東省教育專員,代表粵省考察加國制度,把加拿大教育經驗帶到中國,可說是借助加國經驗返華推動教育的先驅。葉氏百年教育夢有傳人:來自中國的UBC留學生,近年照樣返華延續春風化雨之夢。百年彈指間過,推廣教育啟迪民智的大業依然薪火相傳;加中交流從歷史到現實,不能缺了移民搭建的橋樑。
葉金陵的長子梁凱威年屆90歲,他周一接受《星島日報》記者獨家專訪時透露,母親是葉生(又名葉永生或葉春田)第8個子女。葉生有4個妻子,育有19個兒子及4個女兒,葉金陵是孻女。葉生富甲一方,但4個女兒只有葉金陵接受過大學教育,這與她的開放思想不無關係。
1896年生於溫哥華的葉金陵,1915年入讀當時仍稱為卑詩麥基爾大學學院(McGill University College of British Columbia)的卑詩大學(UBC),主修營養及衛生學,是該校的第一位華裔學生。由於胞兄葉求鐸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念書,葉金陵當時又考獲哥大獎學金,因此她只在UBC讀了一年就轉校。
隨胞兄考入美國哥大
梁凱威回憶說,外公葉生得悉女兒要赴美留學時,起初並不贊成,認為「女兒家遲早都要嫁人,不用讀太多書」,直至葉金陵解釋她取得獎學金,葉生才沒再反對。
入讀哥大之後,英文優異的葉金陵任學生會英文秘書,認識少她一歲、從廣州到美國留學的梁植槐(主修外交及國際公法),兩人墮入愛河。畢業後,志願把西方外交知識建設中國的梁植槐,攜同葉金陵去到香港。梁植槐是基督徒,兩人於1924年在香港一家教會結婚,葉金陵同時受浸加入教會。
其後,梁植槐夫婦回到廣州,梁植槐獲當時有「南天王」之稱的陳濟棠政府羅致,出任外交專員,負責外交事務。葉除協助丈夫,也開拓自己的教育工作。梁凱威指母親雖然沒向他提及為何喜歡教育工作,但其實也有跡可尋:「外公雖然有錢,但家中沒有請工人,母親透露是她一手湊大多個細佬(弟弟)的」。
據梁植槐1973年在溫哥華撰寫的《葉春田先生傳奇》,指妻子葉金陵曾在溫哥華華僑學校任教,是該校首位女教師。
曾出任廣東省教育專員
1931年,年僅35歲的葉金陵,獲聘為任職廣東省唯一的女子中學:廣東省立第一女子中學,擔任校長。梁也在該校兼任高二班主任,並且經常以外交為題,向學生講課。
在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梁凱威出示母親一個學生給他的1932年廣東省立第一女子中學校刊。葉金陵在序言稱,男女均應有接受教育機會,作為女子中學校長的她更是肩負重責:「女子為國民母,責任不稍輕於男⋯⋯然則國家對於教育女子之機關,可不三致意,而主理女學者,更能不奮力。斯不佞(葉金陵謙稱)所愈覺惶然也。」
後來葉金陵獲委任為廣東省教育專員,負責改革當地教育制度,以及接待外國使節。1933年她的生母陳青在溫市病重,念母心切的葉帶同凱威及凱華兩子乘船返加探望,在溫市住了半年。梁凱威表示:「母親趁這段時間,到處參觀卑詩省的學校,把有關資料整理及寫成報告,帶回廣州給教育當局參考,廣州也採用了部分加拿大的教育制度。」
梁凱威憶述,當外祖母看到女兒及孫兒回來探望,病情好轉。葉與兒子住在外公(葉生已經在溫市去世)位於華埠片打東街(E. Pender St.)的大宅:「那時候國父孫中山的遺訓十分流行,我好多親戚叫我背國父遺訓給他們聽,背完就給我5仙,5仙當時可買到很多東西。」
曾在香港浸會學院教英文
梁凱威指母親大半生從事教育工作(見上表),既是廣東省立第一女子中學校長,又是廣州中山大學的英文系教授。第二次大戰爆發,她又在香港浸會學院(即香港浸會大學前身)任教英文,與丈夫一起在學院工作。除專注教育事務,她還相夫教子,協助梁植愧以及督促子女功課。
「母親家教很嚴,她喝一聲全屋就立時靜下來。她要我們每天一定做完功課才可以玩,就算有同學到家裏玩,母親也要我們先做好功課,不過,她只希望我們科科及格,沒有太高要求。」
梁凱威回憶他求學期間適逢抗日戰爭,要到處逃難(由廣州到香港再到澳門,後轉到廣西讀大學),「我就讀四年大學,每年都要轉換地點。」父母為照顧他,特地到他讀的大學任教,令他大部分時間可跟家人在一起。
1966年移民加國的梁凱威說,記得母親常教他做人要「事行乎心之所安」(意思做事須求心安理得)以及「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這些教誨至今沒有忘記。他慶幸三兄妹能如父母一樣接受大學教育,兩個女兒也是在UBC畢業,3個孫子也大學畢業了。他滿足地說:「我們四代都是大學生!」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