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高稱捍衛加國新聞自由價值觀

[2017-10-12]

潘妙飛狀告媒體人高冰塵(筆名黃河邊)誹謗及損害名譽案,自我辯護的高冰塵周三在庭上講述撰寫有關潘妙飛多篇文章的起因及經過。
高冰塵說自己從事新聞工作約30年,還是首次成為被告上法庭,之所以無錢也要打官司,是為捍衛媒體人的尊嚴及加國新聞自由價值觀,而且所報道的內容均有事實依據。
高冰塵表示,13年來在加拿大評論過的人士可能有幾百人,包括加國總理及中國外長等,潘妙飛只是其中一人。去年11月7日,潘妙飛的80多位友人參加他在家中宴請總理杜魯多,加國媒體都不知道,但不到24小時中國溫州市政府網站就有報道。
高冰塵說:「此前我對潘妙飛也有了解,只是沒有交往。此前有中國媒體採訪王一安,我馬上認為,王一安就是潘妙飛,我感到震驚,但沒想寫文章。直到《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刊登潘妙飛宴請總理,參加者支付1,500元報道後,我從中國政府官網上了解潘妙飛的更多負面新聞。但我還未決定寫稿,因為考慮杜魯多可能不了解情況。」
高冰塵表示,直到大溫出現散發傳單辱華事件,加拿大華人社團聯席會組織列治文抗議,並發表公開信,大意是呼籲公眾對華人不要有偏見,但若發現有人住豪宅拿福利的事應予公開。潘妙飛也參加了抗議活動,所以自己認為是時候寫文章了。
對方只發律師信 拿不出證據
高冰塵說:「我第二天寫出的文章,只是響應聯席會的號召,而且針對潘妙飛只是懷疑,首篇文章有關牛奶金的問題用詞是『疑似』,就是留下空間給他(潘妙飛)解釋,但潘妙飛拿不出證據,只是否認及發出措辭強硬的律師信。」
高冰塵指自己是行使記者對新聞人物的監督權,且在收到原告律師信後仔細檢查了所寫文章,沒有發現任何誤差。雖然原告方希望將訴訟時間由3天延長至9天,自己雖然有200多位社區民眾,自發捐款集資協助他打官司,但仍請不起律師,所以只能自我辯護。
如要告誹謗應追究中國法院
高冰塵說:「記者在引述官方文件時,通常慣例是不必一定查證。我提出潘妙飛的很多內容,是來自中國最高法院網站信息,這些無法偽造,潘妙飛如要控告誹謗應該控告中國法院,而不是我這樣的引述者。我也找不到更高、更權威的政府部門提供證據。」
高冰塵在庭審休息時告訴記者,社區捐款的使用細節,待案件有最終結果後一定逐項公開,給所有支持他捍衛報道權利及新聞自由公眾一個交代。本報記者李群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