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潘妙飛找會計師作證: 雖符資格沒申領牛奶金

[2017-10-12]

圖文:本報記者李群
加拿大華人社團聯席會名譽主席、加拿大浙江同鄉聯合會主席潘妙飛狀告媒體人高冰塵(筆名黃河邊)誹謗及損害名譽案,周三為潘妙飛報稅的會計師出庭作證稱,潘妙飛抵加次年即2007年申報個人收入約3萬元,海外收入11萬人民幣,此後3年即2008至2010年,每年申報個人收入均約4.9萬餘元。除2008年無海外收入外,2009及2010年每年各約10萬人民幣海外收入。會計師稱潘妙飛知道符合資格領牛奶金,但他沒有申請,所以也從未獲得牛奶金。高冰塵就質疑潘妙飛隱瞞海外收入,更詢問該會計師是否了解潘妙飛,特別是潘妙飛2011年捐出40萬元後,是否對其加國及海外收入有所懷疑。該會計師稱是根據客戶提供資料來報稅,如無太大疑問是不會詢問的。
此案周三在溫市中心卑詩最高法院繼續審理。該民事訴訟涉及的高冰塵首篇文章中,包括潘妙飛被指涉及隱瞞收入領取牛奶金內容,這是控辯雙方爭論焦點之一,高冰塵也一直要求原告方提供潘妙飛2006至2010年報稅單。潘妙飛於2006年年底抵加,周三原告方將潘妙飛2007至2010年共4年的T1普通報稅表格(T1 general tax form)呈遞法庭。
高冰塵質疑對方隱瞞海外收入
高冰塵就報稅表詢問潘妙飛,2007年申報收入約3萬元,為何有條件領牛奶金卻未領?潘妙飛回答說:「我2006年12月登陸,再返回中國接孩子來加國。2007年3月回來後沒有工作,收入就是這樣。我知道可以領牛奶金但沒領,因為我有能力撫養孩子,不想佔國家的福利。」
高冰塵隨即質疑潘妙飛作為經營金額很高的商人,申報的海外收入是否合理?潘妙飛代表律師里茲代爾(Lisa Ridgedale)表示反對,稱海外收入為無關內容。
對此,女法官沙瑪(Sharma)詢問雙方後,認為海外收入為相關內容,但要求高冰塵直接發問。面對高冰塵詢問海外收入是多少、是否知道該收入應納入個人報稅?
潘妙飛說:「我不知道海內海外,我的資料都提供給會計師申報。」
記者在庭上聽到雙方討論的潘妙飛申報收入,包括2007年約3萬元、2010年不足5萬元、2010年海外收入約10萬人民幣。本文上述其他各年度收入數字,均為休庭時記者詢問高冰塵的法律助理郭國汀所獲得。
其後,自2007年以來一直代理潘妙飛報稅、有15年加國執業經驗的華裔張姓(Zhang,譯音)會計師出庭作證。他解釋T1報稅表中有一頁涉及牛奶金,但僅為由電腦報稅軟件自動打印,根據報稅人及配偶收入、子女資料等,計算報稅人是否及能獲得多少牛奶金的資料,並非代表報稅人已申請或獲得牛奶金。
該會計師說,例如潘妙飛2007年報稅表中,有一欄顯示可獲牛奶金約2,000元,就是軟件自動計算有資格獲得的牛奶金數字。
高冰塵隨即詢問牛奶金金額由電腦自動計算後,稅局是否會自動寄出牛奶金?張姓會計師回答:「不是,納稅人必須申請。獲批准後加拿大稅務局(CRA)才會發放並給出賬單。」
據了解,稅局的確有表格要求報稅人填寫,才發放牛奶金,潘妙飛應屬類似情況。
會計師一般會按客人資料報稅
該會計師還解釋,報稅軟件允許以外幣申報收入,並會自動換算成加幣。他更表示,曾與潘妙飛討論牛奶金,並告知對方他是符合資格申請的,但潘妙飛決定不申請,所以也沒有收到該筆金額。
高冰塵詢問張姓會計師,是否對潘妙飛足夠了解後幫助他報稅,以及對潘妙飛收入是否有懷疑,該會計師回答說:「我依據客人提供的資料,若沒有太大疑問,會按客人提供的資料準備(報稅)。對每個客人都有必要的詢問。最近才聽說該案件,並看到(有關)潘妙飛的報道,但我對客戶其他訊息不感興趣。」
高冰塵周三下午則以證人身分,講述撰寫有關潘妙飛文章的經過(詳另文)。此案有兩位均姓王的人士,被原告方列為證人,但最後原告方決定不予傳召。因高冰塵申請傳召兩證人,法庭周四將由高冰塵繼續做證人敘述,並將決定是否安排傳召兩證人。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