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恪守維護公眾利益天職 新聞專業原則不可妥協

[2017-10-12]

撰文:廖長仁
社交媒體對傳統新聞傳媒的衝擊,近年廣受關注,傳統新聞工作者(journalist)對社媒其實不抗拒,甚至善用之以協助發揮報道與監察功能;真正令人擔憂的,反而是假新聞氾濫以及「免費資訊」心態影響業內運作。假如傳統傳媒缺乏足夠資源履行監督權力中心的功能,將衝擊民主廉潔社會的運作。
由Cision傳媒管理公司與英國坎特伯雷基督教會大學(Canterbury Christ Church University)合作所做《2017年加拿大社會新聞研究》(2017 Canadian Social Journalism Study)報告,訪問了190名加國記者,90%表示平日工作上,每周至少一次借助社交媒體消息,52%指如果沒有社交媒體,工作更難以完成。該報告發現,記者一般運用社媒廣泛蒐集資訊,45%記者指每周用上5個或以上的社媒收集資料;至於如何使用社媒,59%表示會用於出版,50%會跟受眾互動,46%用來監察消息。
社媒影響力 加國記者深以為憂
這是以上兩個機構第六年就加國及世界各地新聞業界所做的研究報告。報告顯示加國記者不抗拒使用社媒,已成為日常工作一部分,但對社媒的影響深以為憂,不足一半受訪者認為社媒對新聞界有好影響,而68%指社媒導致假新聞氾濫是個嚴重問題,59%認為社媒已影響了傳統新聞價值,66%走政治時事線的記者憂慮假新聞(見附表)。
社媒已是民眾生活一部分,但對社媒散播新聞資訊不感安心,除了專業新聞從業員,一般讀者也有類似顧慮。
民調機構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的調查報告顯示,儘管加國社媒使用率迅速上升,惟只有25%受訪者認為社媒的新聞可靠,相對地,有90%受訪者認為電視、電台、報紙以及主流傳媒的新聞網站資訊可靠。
傳統媒體新聞更可信賴 成本高
美國第三任總統、《美國獨立宣言》主要起草人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說過:「如果由我作決定,究竟應該有政府而沒有報紙,還是有報紙而沒有政府,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他這項名言反映出,新聞自由和有質素的新聞資訊對現代社會極為重要,新聞內容最寶貴之處不在於免費而是真實,以及發揮監察政府功能。正如對美國新聞界影響深遠、兩奪普立茲新聞獎(Pulitzer Prize)的記者李普曼(Walter Lippmann)所言:「新聞界沒有比道出真相和羞辱壞蛋更高的法則。」
社媒資訊往往令人有個錯覺,以為新聞應該是免費的、編寫新聞很容易。細看一般社媒,不難發覺很多自媒體所發表的「實料」,大都不付費下取自傳統新聞媒體,在電腦剪切、黏貼或「二次創作」後,當作「廉價商品」來賺取利潤。
天下沒有免費午餐,放諸傳媒往往每字每句皆血淚:報道新聞成本高昂,由聘請到訓練專業記者、每天不間斷採訪安排,以至編輯人員嚴謹查證資料,到排版出報等程序,都是花費資源的商業運作,莫財不行。新聞界發布資訊時,絕不被私利左右事實真相,發掘權貴醜聞是要當事人向民眾問責,向官員質詢乃以公眾利益為念發聲。自由社會的傳媒不可能淪為「官本位」文宣,恰恰相反:監察權力中心正是彰顯傳媒生存價值的大使命。
加拿大記者協會(Canadian Association of Journalists)在《操守準則》中指出,「我們是通過報道真相為民主和公眾利益服務。這有時會與各種公共和私人利益,包括消息來源、政府、廣告商,以及我們對僱主責任和義務有所衝突」;但新聞從業員選擇不迴避衝突,皆因「維護公眾利益,包括促進資訊自由流通,暴露犯罪或不法行為,保護公眾健康和安全,防止公眾被誤導」,所以「我們不會優待廣告商和利益群體,反而要抗拒他們影響新聞資訊的企圖」。
守護專業信念 捍衛社會廉潔
新聞守則是業者的「普世信念」,英國路透社《記者手冊》更列明,記者所做一切「必須是獨立的,不存偏見,並以最大的誠信執行採訪任務」。香港記者協會的《新聞從業員專業守則》也指出:「新聞從業員應致力避免利益衝突,在任何情況下,其工作均不受其個人、家庭成員、機構、經濟上、政治上或其他利益關係所影響」,「不應因廣告或其他考慮而扭曲事實」,「不應因外界的壓力或經濟利益而影響新聞報道或新聞評論」,也「不應因政治壓力或經濟利益而自我審查」。
無論科技如何先進,新聞界維護公眾利益的天職不變,不因求快求勝而降為「傳聲筒」。新聞最高原則不光在於「快」,而是通過報道真相為民主和公眾利益服務。正是這種以公眾利益主導、不畏強權發掘真相的專業倫理,使新聞界今天成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以外的「第四權」(The Fourth Estate),拱衛知情權,讓公眾掌握事實作出判斷,協助維持民主廉潔社會運作。而這才是普世新聞工作者抱持終極關懷精神,背後的真正動力所在。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