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論 >
即時新聞

心魔亂舞 屠眾悲劇頻發不止

[2017-07-17]

中國兩地一日之內先後發生重大惡性治安事件。先是江蘇省常熟市虞山鎮在十六日淩晨四時許驚爆縱火案,導致二十二人在睡夢中被燒死;繼而當晚九時許,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一沃爾瑪超市又現恐怖命案,一男子闖入店中隨機砍人、縱火,合共造成十一死傷。事發後警方緊急出動,已逮捕該名來自重慶的蔣姓男子。
這兩宗案件均屬突發,嫌犯的暴力行為極其殘忍。從目前陸續曝光的案情來看,前者疑因濫賭負債纍纍,多次向經營餐飲業的親戚借錢,在再度開口未獲滿足的情況下,憤而火燒該親戚租用的員工宿舍,讓二十多人在他報復社會的扭曲心理之下慘遭烈焰焚身,無辜命喪黃泉;而後者,據其親屬介紹,此人一直患有精神病,今次未知是否在發病狀態下犯下殺人的惡業。
上述兩案釀成如此慘重的群死群傷,一方面對中國的社會安定、民眾心理造成強烈衝擊,另一方面,也凸顯中國社會面臨如何疏導類似人群心理障礙的突出困擾。
在熟悉內情的街坊口中,常熟縱火案中行兇的那名男子嗜賭成性。眾所周知,人一旦沾染上賭博與吸毒這兩種惡習,便猶如墜入了萬丈深淵,原有的價值觀、人生觀、責任感會因此扭曲得面目全非,形同將自己的靈魂交給了魔鬼。
歷史與現實中有多少慘痛的事例,皆因賭毒而起。像上月發生在浙江省杭州市的保姆縱火案,導致一戶家庭連母親帶孩子一共四口人不幸喪命,而一手製造了這一人間慘劇的保姆莫煥晶,也是一名嗜賭成性、到處借錢的賭徒。
相較於毒品的致命性後果,以及中國各地政府對販吸毒行為的嚴厲打擊,賭徒雖懼於法律的威懾,但由於麻將、撲克文化深入民心,地下賭博活動一直是中國街頭巷尾常見的「民眾性遊戲」,因而大多數人對賭博造成的心理危害及社會危害認識不足,許多地方還流行「小賭怡情」的說法。然而,常熟與杭州兩起縱火案卻告訴世人:這類嗜賭成性,輸得連最後一絲做人的理智都喪失的濫賭之徒,會釀下多麼驚人的惡禍,其危害性一點不比毒品小。
這兩宗案件在向人們發出明確警示:中國的社會治理,在如何治賭方面存在漏洞。各界對待賭博之禍,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但正所謂「心癮難除」,無論吸毒者還是賭徒,要想戒除惡習都相當困難。中國各地對吸毒者的管制及心理幫扶建設,正朝越來越規範、專業、普及的方向發展。
那對賭徒,是否也能建立類似的機制、管道,讓他們能在政府、社會的共同干預、幫助下,洗心革面,消除心魔,重新回歸正常的人生軌道呢?
深圳的超市砍人案,則給人們提供了另一個洞悉社會治理漏洞的視角。二〇一三年五月中國出台了《精神衛生法》,其中規定只有在存在傷害自身或他人行為或危險的情況時,才可對精神病患者實施強制治療。按親屬的說法,蔣姓嫌犯早就被發現患有精神病,然而其父聲稱兒子三四年前出門打工,之後就一直沒回過家。
也就是說,蔣家人並未對其採取積極的治療措施,而根據《精神衛生法》,地方政府在此人沒有安全威脅的情況下,也無法強制其接受治療。並且,此人在異地瘋狂殺人,但如果經鑑定他在犯案期間處於精神病發狀態,按中國現行的法律規定,仍可不負刑事責任。
這樣的情形,誰人了解後能不心驚肉跳。需知中國是精神疾病高發的國家,這幾年多地曾發生的多起惡性兇殺案,事後查明皆係精神病患者所為。
不須諱言的是,許多精神病患的家庭處在貧困線上下,往往因無力負擔而「放縱」病人,任其在社會上自生自滅。如此一來,家庭的危機被導入社會層面,對更廣大的人群構成致命的威脅。
有鑒於此,政府與社會應考慮如何改善這類人群的生存質量,如何引進相關的心理干預機制,以使他們能得到人道的關懷與治療,避免成為在社會上游蕩的一顆顆不定時炸彈。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