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華裔醫科畢業生 死控實習額縮減

[2017-06-18]

本報綜合報道
背10萬學債申住院醫生席位兩被拒致無法執業
所有醫科畢業生在執業前都必須先完成「住院醫生」(medical residency)實習,但這類實習名額正有縮減趨勢,變相減少新執業醫生人數。安省華裔醫科畢業生Robert Chu就曾兩度被拒實習,無法執業之餘又背負一身學債,最終在去年輕生,臨終前更去信安省生廳控訴制度的不公,揭示問題的嚴重性。
出生於多倫多的Robert Chu,早年以3年時間完成多倫多大學學位課程,較一般4年期快。2012年獲麥馬士達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醫學院取錄,正式接受醫科訓練,志願是成為放射科醫生,但他在最後一個學年申請住院醫生實習受阻。
Chu第一次申請被拒是2015年,當年全國有近3,000人申請住院醫生實習名額,39宗申請被拒,他是其中之一;Chu遂於2016年再提出申請,但再次落選,當年的被拒個案增至46宗。根據住院醫生配對服務署(Canadian Resident Matching Service)資料顯示,今年全國被拒人數更升至68人新高,當中35宗來自安省。
Chu不甘兩度申請被拒,曾經根據《資訊自由法》查閱他的申請是否有出錯,並約見律師研究對策,但其家人當時仍未察覺Chu有抑鬱問題。他的母親Clara Chu表示,去年9月時,還以為他會在住院醫生計畫再開放申請時再接再勵,不料他卻在那時候自殺身亡,終年25歲。
「我的一切都化為烏有」
Chu臨終前去信安省生廳長賀施金(Eric Hoskins),副本發給總理杜魯多、省長韋恩、5間大學及10個傳媒機構。信中提到:「沒有住院醫生席位,我的學位根本沒用。我苦讀的醫學課程、用心練習的面試和考試技能,以至為學醫負擔超過10萬元的學生貸款,一切都化為烏有。」
信中又提到:「我很氣憤制度的不公,國內醫學院的招生人數在過去10年,以每年約100名的幅度增長,而住院醫生的名額卻不變,現在甚至減少。」他又指已厭倦申請和面試、厭倦了把自己出賣給為制度護航的官員。
根據住院醫生制度,各省政府會基於人口需要作出評估,訂定全國17間醫學院的招生名額,以及醫科畢業生的住院醫生實習名額。以安省為例,去年住院醫生名額縮減25個,前年更減少50個。
但安省生廳卻回覆指出,省內醫生人數增長將較人口增長更快,以至於到2025年時,每年增加的醫生人數將達650名。
加拿大醫學系協會行政總裁Genevieve Moineau認為,未獲編配住院醫生實習的畢業生,可謂制度下的受害者:「這些學生頭腦佳,而且學有所成,卻因為不獲編配實習機會,而覺得自己遜於同儕、認為自己沒有價值,他們當中不少因此而衍生出嚴重的健康問題。」
資料來源:星報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